英国专家建议政府重新考虑群体免疫 而非无限期封闭


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在美国的“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公私兼顾”地聊天,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英雄”。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

贾布里勒曾是2011年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利比亚反对派中的二号人物,并曾担任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

麦德利称,英国现在已经被逼入角落里,除了居家隔离之外没有找到有效的出口。而延长居家隔离造成的风险会比病毒本身带来的打击更大。

新冠疫情暴发后,伊丽莎白二世与丈夫现年98岁的菲利普亲王于3月19日前往温莎城堡暂住。

首相约翰逊也因新冠检测呈阳性进行自我隔离。周五,约翰逊称自己持续出现发烧症状,将继续隔离直至症状全部消失。周六,约翰逊的未婚妻、怀有身孕的西蒙兹也表示自己出现新冠肺炎症状。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据埃及媒体报道,当地时间5日,前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总理”马哈茂迪·贾布里勒因感染新冠肺炎在埃及首都开罗的一家医院病逝,享年67岁。

瓦朗斯的言论以及英国政府前期的“不作为”引发了民众强烈不满。卫生大臣汉考克随后明确表示,群体免疫不是政府的目标。英国于3月23日才宣布禁止非必要外出等更严格的限制性措施。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这段长约四分半钟的讲话将于英国当地时间4月5日晚8点播出。

2012年,由其领导的全国力量联盟在利比亚国民议会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